• 叫板巴菲特的資管巨頭,又有新動作!

    1評論 2021-10-11 20:40:20

    作為影響全球公司大股東后,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往往是這般景象:手攥投票權只做做樣子,面對提議多是默許,最后淪為木頭人“好股東”。

      作為影響全球公司大股東后,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往往是這般景象:手攥投票權只做做樣子,面對提議多是默許,最后淪為木頭人“好股東”。

      但這一時代可能一去不復返!

      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表示,從2022年開始,其機構指數投資組合中的大型投資者可以選擇對一系列股東提案自己進行投票。這其中涉及的資產管理規模就達2萬億美元!

      以貝萊德這家公司的體量和影響力來看,這是全球資產管理行業在社會議題上深度參與和權力分散化的開端,這種所謂代理投票的制度,將開啟ESG未來發展的新方向。

      2萬億美元金主喜獲投票權

      未來從機構擴大至個人

      叫板巴菲特的資管巨頭,又有新動作!

      向多達2萬億美元資產的投資者開放代理投票,是貝萊德一年來努力的結果:它建立了相關技術平臺,使代理投票成為可能,這需要同步股東投票生態系統的各個部分,并確保投資者能夠按時交付選票。

      貝萊德在其社交媒體上表示,“我們支持客戶達成其長期的投資目標,這也是我們為什么將給予更多的客戶代理投票權”。

      這一變化做出后,貝萊德機構賬戶下指數基金所涵蓋的約2萬億美元資產獲得投票權。這大約占貝萊德所管理4.8萬億美元股票指數基金的40%。過去,這類資產中,僅有少數客戶能夠行使投票權。

      貝萊德還放開讓投資者在何種議題上投票:可以決定只對石油、天然氣公司、槍支制造商等有著強烈負外部性的公司投票,或者也可以選擇對所有公司投票。投資者可以按照自己的規則或價值觀投票,或與代理顧問一起投票。

      貝萊德表示,在可能的情況下,客戶應該有更多的選擇,來決定他們如何參與持股的投票。

      值得注意的是,現階段投票權還只會下放到大型機構投資者手中。貝萊德表示,它致力于探索所有可能,會將代理投票權擴大到更多投資者,這包括持有交易所交易基金和指數共同基金的個人投資者。

      業內人士指出,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除了給予資本提供者更多的投票權,任何持股機構都有可能通過發聲來改變現狀,在每個投票項目上可以依據自己的意愿投出"贊成 "或 "反對 "票,從而可以真實反映投資者自身的立場。

      從聽之任之

      到公開與股神巴菲特唱反調

      這家全球最大,規模9.5萬億美元的公司在股票反彈和指數化熱潮中不斷擴張,成為許多上市公司的大股東:貝萊德現已成為標普500指數80%以上成分股公司的前三大股東。

      這種資產規模所帶來的可怕影響力,在很多方面卻沒有發揮出什么功效:

      晨星公司研究發現,貝萊德在有關標準普爾500指數公司高管薪酬方案上,僅有2%的提案中投出反對票。全球各大基金公司在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水平上,幾乎都沒有發聲:

      叫板巴菲特的資管巨頭,又有新動作!

      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在上市公司薪酬提案上的支持率幾乎都在90%以上。

      另一方面,相較于較少涉足的公司治理,大型機構開始在環保議題上獨立發聲。最典型的一個案例是,在巴菲特公司部分股東提議上,貝萊德公開與這位股神唱反調。

      今年5月,一些股東們向伯克希爾董事會遞交了兩項有關ESG信息披露的提案:一項有關氣候相關風險和機遇的報告,另一項與員工多元化和包容性舉措有關。

      擁有多數投票權的巴菲特自然是不樂意,對這兩項提案投出反對票,盡管貝萊德對此投出了贊同票,寡不敵眾,這兩項提案并沒有獲得通過。

      好在還有后手,貝萊德反對伯克希爾兩名董事聯任,主要原因就是沒有認識到可持續發展對業績至關重要,相關董事沒有盡力。

      相較于薪酬水平等公司治理議題,在社會和環境上,資產管理公司的參與度更高,公開發表反對意見的比例更大。在2021年的171項上市公司相關提議中,相關資產管理公司整體支持率僅有3成。

      叫板巴菲特的資管巨頭,又有新動作!

      擴大代理投票的根本原因

      權力過于集中

      從社會角度來看,基金公司通過集中社會資產獲得的投票權,不管其是否有效行使,實際上都反映出一種影響經濟和社會的權力。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約翰-科茨警告說,公司投票權被一小部分人控制,他們實際擁有比大多數上市公司更大的權力。

      數據顯示,Vanguard Group和道富環球等大型資產公司對需要投票作出決定的公司事務具有巨大的影響力,這涉及高管薪酬、董事會任命及兼并與收購。2019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僅三家最大資管公司在標準普爾500指數公司的投票數占比就達到25%。

      學術界和政界人士一直質疑這些大型資產管理公司是否通過其代理的投票權擁有過多的影響力,監管機構也在推動更多的投資者擁有更大的能力來行使其代理投票權。

      事實上,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提議資產管理公司更多披露其代理投票的方式,這將要求基金披露投票的股份數量,并應使投資者更清楚地了解資產管理公司如何為其客戶投票。

      外界認為,貝萊德的此種做法,正在預先阻止任何遲早會出現的監管行動,因為政策制定者能夠容忍的權力集中程度是有限的。

      在監管壓力之下,不管是面對公司高管天價薪酬,還是面對民眾日益關切的環境保護等議題,資管公司不只再關注資本增值,對有著重要影響的社會議題不會再放之任之,并開始將更多權力交還給投資者。

      目前,正有越來越多的資產管理公司將投票權歸還于民:世界第二大資產管理公司Vanguard在2019年交出了部分投票權;北方信托和DWS已經開發了一項新的服務,讓養老基金行使他們的投票權。英國監管機構正在推動養老基金對自己持股的上市公司事項進行投票。

    【來源:中國基金報 作者:姚波(責任編輯:郭艷艷 RF12556)

    關鍵詞閱讀:巴菲特 資管巨頭

    快來分享:
    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更多>>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
    全網|財經|股票|理財 24小時點擊排行
    绍兴全国空降